9月1日隨著開學季拉開大幕,浙江省天台縣赤城街道第二小學樓頂的200米環形跑道也同時正式啟用。據校方介紹,該跑道能滿足36個班級1600名至1800名學生的正常教學活動。在媒體報道中,赤城街道第二小學的“樓頂跑道”更是被稱作“中國首例”,且代表中國參加了“第14屆威尼斯國際建築雙年展”。
  根據媒體報道,雖然“空中操場”是在動工前便已做好的規劃設計,校方也在樓頂跑道內外側加裝多項防護措施,來確保學生跌落樓頂一類的安全事故不會發生。但“空中操場”畢竟不同於地面操場,倘若發生失火、地震等情況,正在樓頂上進行活動的學生,能夠迅速撤離至安全地帶麽?充當跑道的樓頂,能否經受起全校學生長年累月在其上的跳躍奔跑踩踏?常年“浮在半空”活動上課,又會否給學生埋下安全感缺失的心理陰影?種種憂慮歸結起來,仍是學校建設面積與學生需求之間不平衡的矛盾,催生了此種無奈之中的“創舉”。
  在某些國外影視劇中乃至國內部分大城市,我們其實都不難看到部分城市白領於工作間隙在高樓大廈的天臺上做健身操,甚至還有豪華酒店乾脆將游泳池建設在最頂層露天處。然而見到浙江小學那張俯拍的樓頂跑道照片,則很難生出面對其他“空中餐廳”、“空中套房”時所有的驚艷與贊嘆,反而不由感到一股難言的酸楚。相信絕大多數家長,在內心深處都不願看到空中樓閣的“創舉”,發生在義務教育階段的學校建築上,更不希望如此被逼出來的“智慧”應用在教育領域。如果說“空中操場”的無奈,尚是站在滿足學生基本需求的出發點上,而某些學校搞“兩套牌子一班人馬”、創造出“天價擇校費”和“超級班”,則更多是為自身利益考慮,而不惜將“聰明才智”用在瞭如何向學生及家長轉嫁壓力上。
  教育事業的推進發展當中,本不該有這麼多無奈,有這樣令人傷感甚至憤怒的“創新”。“空中操場”,實際上是觀察當今教育現狀的一個剖面,更是我們反思教育領域某些畸形現象的一個觸發點與機會。拿建設“空中操場”的赤城街道第二小學為例,即便其所處的地段異常繁華,但為學生們擠出一塊操場的地方,真的難逾天塹?在學校申報相關規劃的過程中,就沒有人提出分流學生、增設校區的其他方案?在長達兩年的建設過程中,就沒有部門就這棟建築是否當建啟動過聽證制度?關乎學生成長的每個漏洞每項“不完美”,其實都是當前教育事業發展過程中無法迴避的提問,也只有傾國家社會之力、以最認真負責的態度,才能給出最圓滿的答案。
  文/劉哲  (原標題:“空中操場”是觀察教育的一個剖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s77usujxh 的頭像
us77usujxh

做節

us77usujx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