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報記者 蔣麟 羅敏 姚永忠
  攝影記者 陶軻
  核心提示
  “為了他,我什麼都願意做,哪怕他只能多活一天。”28歲的周單已畢業十多年,她無數次想象過,要是自己每個月掙上五千元,就天天吃好的、買新衣服。她猜中了開始,卻沒有猜中後面。從2013年老公患病開始,周單就沒有買過一件衣服、化妝品,甚至沒有出去單獨逛過一次街,即便她暫住地距離春熙路不到20分鐘車程。
  周單在丈夫被診斷出患有癌症,仍堅持與其結婚的行為曾遭到母親的責怪,但她的堅持最終讓家人折服。在照顧丈夫之餘,欠下巨債的她還堅持打工,為丈夫掙醫療費。
  尤其是今年6月丈夫化療結束後,她從8月起同時打三份工,一個月有5000元左右的收入,每天的時間從早上6時30分排到了次日凌晨,每天僅休息五六個小時。直到四天前,病情複發且危重的丈夫必須有人隨時在身旁照顧時,她才停下忙碌的身影。但面對丈夫危重的病情,她卻十分茫然……
  “你這樣子好累,我也痛苦,你不要管我”
  曾想到外面乞討 被拒後打三份工
  昨日13時許,成都商報記者在川大華西醫院急診科見到了周單及其丈夫楊勝富。此時,她正在幫輸液的丈夫按摩小腿,身下的木椅是她這幾天的“床”。旁邊病床上的大姐勸過周單,晚上去租個床睡,只需要3元錢,但周單捨不得。
  由於照顧病情加重的丈夫,10月25日,在楊勝富重新住院兩天后,周單分別向自己打工的三個工作單位請了假。今年8月,周單曾想到外面乞討,但被楊勝富拒絕了。後來周單又找了兩份臨時工,這樣一來,加上之前的工作,周單每個月能收入五千元左右。
  在此之前,因為覺得患病拖累了周單,楊勝富向周單抱怨過好幾次。“你這樣子好累,我也痛苦,你不要管我。”昨天,在醫院內,短短幾句話,楊勝富說得一陣急咳。
  平息下來,楊勝富縮著身子躺在病床上,把腦袋埋進枕頭,小聲地抽泣……
  她猜中了開始,卻未能料到後面
  為治病籌錢 兩年沒買過一件衣服
  “為了他,我什麼都願意做,哪怕他只能多活一天。”28歲的周單已畢業十多年,她無數次想象過,要是自己每個月掙上五千元,就天天吃好的、買新衣服。她猜中了開始,卻沒有猜中後面。從2013年老公患病開始,周單就沒有買過一件衣服、化妝品,甚至沒有出去單獨逛過一次街,即便她暫住地距離春熙路不到20分鐘車程。
  沒有錢,沒有時間,沒有精力,讓周單很長一段時間忘了自己還是一個28歲的姑娘,自己也曾想過像其他女孩子一樣,被男朋友牽著逛街撒嬌…
  每天回家超過22點,超過24點才能睡覺
  一天三班倒 累得在電梯里睡著了
  周單每天的生活從早上6點開始,起床洗漱完後,便將前一天晚上做好的飯菜熱好,照顧楊勝富吃下後,匆匆出門。
  8點鐘以前,趕到龍華北路的一家超市裡,8月初她應聘到這裡從事綜合崗位,下貨、上貨、收銀,因為是臨時工,工資是每小時14.6元。
  中午12點,下班後,周單騎上電瓶車買菜回家,這要花15分鐘時間,做好飯菜讓老公吃完後,她馬上得趕往武青北路的移動營業廳。2013年5月,周單就在這裡上班,接電話、改資費等,800元的底薪加提成,每月收入三千元左右。
  16點下班後,周單就得趕快回家做飯、洗衣服、照料老公,不到17點,便開始第三份工作,蜀西路沃爾瑪(四川)百貨有限公司成都羊西線蜀西路分店,因為騎電瓶車至少要30分鐘以上,為了不遲到,周單基本上都不吃晚飯。
  今年8月1日,周單應聘上了這裡的員工,因為也是臨時工,每小時14.6元,但周單很知足,因為超市裡晚上9時30分就開始打折,可以低價買到不少打折的商品,如平常16元的豬蹄,打折後常常不到10元就能買到,平常2元左右的藤藤菜,打折時,只需0.5元一斤。
  回到家,常常都超過22時,為了早上可以睡個懶覺,還得把給老公燉的湯和菜做好,她常常下一碗面吃,睡覺時,基本都超過24點。
  9月份的一天,周單下班回家,在回家的電梯里,站著都睡著了,要不是鄰居進電梯叫醒她,周單生怕自己醒不過來。
  周單一天的生活……
  1、早上6點開始,起床洗漱完後,將前一天晚上做好的飯菜熱好,照顧楊勝富吃下後,匆匆出門;
  2、8點鐘以前,第一份工作,龍華北路一家超市,下貨、上貨、收銀,工資每小時14.6元;
  3、中午12點,下班買菜回家(路上要花15分鐘),做好飯菜照顧老公吃完;
  4、中午12點以後,開始第二份工作,武青北路移動營業廳,每月收入三千元左右。為照顧病情加重的老公,老闆將其上班時間調整為13點至16點;
  5、16點下班後,趕回家做飯、洗衣服、照料老公;
  6、不到17點,開始第三份工作,蜀西路沃爾瑪(四川)百貨有限公司成都羊西線蜀西路分店,因為騎電瓶車至少要30分鐘以上,為了不遲到,基本上都不吃晚飯
  7、晚上21點下班,回到家常常超過22點,為了早上可以睡個懶覺,還得把給老公燉的湯和菜做好,她自己,常常只能下一碗面
  8、睡覺時,基本都超過24點……
  現狀

  為丈夫治病已花費30萬
  “……我到底該怎麼辦?
  28歲的周單老家在內江東興區椑南鄉,她的丈夫楊勝富老家在資陽安岳縣興隆鎮,比她小一歲。兩人都出生在農村,家人均在老家,楊勝富還有一個同母異父的哥哥,家裡只有幾間簡陋的土房供年邁的父親居住。
  周單說,她和楊勝富在一起已有十年,兩人原打算等家裡經濟條件好轉後再結婚。然而,去年國慶節前夕的一次體檢,改變了他倆的計劃,也改變了他倆的命運。當時,楊勝富感覺身體不舒服,到華西醫院檢查後,被診斷為T型細胞母性淋巴癌,治療費、手術費要數十萬元。
  此後,周單和楊勝富的家人四處籌錢,楊勝富於去年國慶節後住進華西醫院接受治療。除了四處籌錢,周單除在醫院照顧丈夫,還繼續堅持上班掙錢。在隨後的8個月時間里,楊勝富在醫院接受了8個療程的化療,耗費近30萬元。除去報銷的3萬多元,二人近幾年積蓄的幾萬元,還欠下約20萬元的債務。
  醫生告訴他們,為減少複發幾率,楊勝富必須再做骨髓移植手術,時間越早越好。今年國慶後,楊勝富剛好把乾細胞量採夠,只等手術費到位就可骨髓移植,然而楊勝富病情突然惡化,緊急入院,目前醫院正在制定救治方案。
  “給他治病一年來,我已經借遍了所有親戚朋友,欠下20萬元,現在我已不可能再借到錢了。面對這樣的結果,我快要崩潰了。我好想聽媽媽的話放棄他,但想到過去的誓言我不能那樣做。現在放棄他,我會一輩子良心不安。老天啊!我到底該怎麼辦?”在最後,周單表達了自己的無奈和無助。
  背後故事

  一封情書

  換來十年堅貞愛情
  周單和楊勝富,相識於2003年的內江英才科技學校。在內江讀書時,周單17歲,楊勝富16歲,正是情竇初開的年齡。周單回憶稱,周末回家後,她收到了楊勝富寫來的第一封情書,情書沒有直白的情感表達,只是叮囑她要好好休息,註意身體。但是這封情書,卻讓周單倍感溫暖。
  周單說,有次下大雨,她的自行車鏈子掉了,楊勝富把自己的車換給周單。而楊勝富就在大雨中幫她修車,一路上也沒躲雨的地方,等楊勝富把車子修好,全身都濕透了。“因為淋雨,楊勝富患了重感冒。我勸他在家休息,但他說休息會耽誤我們過上好日子的時間。”直到一周後,楊勝富把感冒硬生生地拖好。
  周單告訴記者,在楊勝富被查出患癌前,他們誰也沒有提出要結婚。“因為我們此前打算,再乾兩年,等掙了錢,買了房子,我就風風光光地嫁給他。”周單說,過去五年,他們省吃儉用,已存下數萬元,然而“天公不作美”,誰也沒想到卻發生了這事。
  一張體檢報告

  患了癌症卻堅持嫁給他
  華西醫院一張冷冰冰的檢測報告,讓周單和楊勝富從天堂掉進地獄,楊勝富被確診患上了T型細胞母性淋巴癌。拿到結果時,堅強的周單再也忍不住,抱著楊勝富在醫院里失聲痛哭。
  醫生告訴周單,要治好男朋友的病,至少需要幾十萬。“那一刻,我從他眼神里看到的全是絕望。”可周單不甘心就這樣失去男朋友,她向媽媽和哥哥借錢給楊勝富治病,但家人卻要她趁早離開楊勝富。“在我苦苦哀求下,哥哥和媽媽最終還是想法借到了幾萬元錢給我。”
  周單告訴記者,在等醫院床位的時間里,楊勝富每次看她的眼神,有一種說不出的異樣。“我明白,他是怕失去我,怕我會拋棄他。”為了讓楊勝富相信不會拋棄他,周單在楊勝富入院的前一天拉著他的手說:“我們結婚吧,必須答應我。這輩子,我們誰也不許離開誰!”
  2013年10月11日,周單和楊勝富趕回安岳,在安岳縣民政局辦理了結婚登記,有情人終成眷屬。當日下午,兩人又趕回成都華西醫院,辦理了楊勝富的入院手續。“成為了他妻子,我就有幫他治病的義務。”周單說,這能讓家人找不到讓她放棄的理由,也能更堅定她和老公共同渡過難關的信心。
創作者介紹

做節

us77usujx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